最近出事的影视公司有点多

2020-01-05 05:27 admin

  最近,接连5家上市影视公司相继出事。当代东方000673股吧)实际控制人套现离场;中南文化控制人涉及操作14亿违规资金,公司或被立案调查;印纪传媒002143股吧)控股股东、公司多个账户被冻结;文投控股核心子公司耀莱文化控股权或易主;星美控股前脚被爆出欠薪,后脚实际控制人覃辉便被证监会处罚。

  这5家处于风波中心的影视公司中,其中4家公司股份被司法部门冻结;4家股权质押比例触及平仓危机;4家在暴雷前有高管离职;3家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双指标下滑,整体来看,5家公司中,没有一家经营状况是理想的。

  从宏观上来看,这5家公司都是跨界进入影视行业的,当代东方、文投控股、中南文化前身均为实业公司,印纪传媒以广告起家,而星美控股控制人之前为天上人间老板。回顾这5家影视公司在行业的发展,不难看出都非常擅长资本运作和概念炒作,但是均未在影视行业形成核心竞争力,在影视寒冬来临之下,才频频暴雷。

  9月6日,中南文化持股5%以上的股东所持股份、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公司及子公司银行账户相继被冻结。起因是公司董事长陈少忠操控公司财务人员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总额高达14.11亿元,占最近一期审计净资产的32.47%。而中南文化因上述违规操作引起了6起诉讼。

  8月14日,印纪传媒实际控制人肖文革持有的印纪传媒44.04%股份已被法院轮候冻结,同时,印纪华城所持12.38的股份和印纪时代所持10.50%的股份也相继被轮候冻结。起因是肖文革为他人债务进行担保,债务人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要求肖文革履行担保责任并开展诉前财产保全查封冻结相应股份。

  8月,耀莱文化持印纪传媒2.8亿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冻结期为3年;9月,耀莱文化持有公司的2.8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及2108.68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起因分别是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公证债权文书一案和民间借贷纠纷。

  星美控股虽未被冻结股份,但在星美被爆出拖欠员工薪资、影城欠薪之后,9月9日,星美系核心企业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笔10亿债券“中止审核”,而这正是星美拟于深圳交易所上市所用的债券,至此,星美重回A股计划再次搁浅。

  再看今年当代东方的股权质押情况,在前十名持股股东中,有7位股东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且质押率均为100%。今年8月,当代东方迎来连续9个交易日的跌停,带来的平仓压力同样不小。如今,中南文化、印纪传媒、文投控股旗下的耀莱文化或都面临着控股权易主的风险。

  其实,在影视行业整体迎来寒冬时,大多数影视公司股权质押比例都达到了80%以上,现金流紧张,很容易引起借款、欠款等纠纷,但是这5家公司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公司不仅存在股权质押、财务纠纷、资产被冻结等问题。

  除了星美控股之外,中南文化、印纪传媒、文投控股、当代东方都经历了高管离职。今年8月开始,中南文化的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和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先后辞职,二者均为中南文化核心人物。2016年起,印纪传媒财务总监、董秘和多位董事都相继辞职。

  今年4月份,耀莱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文投控股的总经理綦建虹辞职。今年7月23日,停牌两个月的当代东方宣布公司控股股东王春芳拟将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600350股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8月16日,当代东方副总经理陈雁峰离职。

  这些公司高管的离职的背后,大多或许都是因为对公司前景不看好,提前防爆。当代东方陷入水逆期之后,东方系套现离场,运作8年赚43亿。2017年印纪传媒的业绩下滑后,肖文革在2018年2月和4月曾2次减持所持印纪传媒的股份,累计套现达到了24亿,Choice公开信息显示,印纪传媒大股东张彬自2016年底开始累计减持3200万股,获利8.3亿元,而2016年正是印纪传媒业绩对赌期的最后一年。

  中南文化也不例外。实际控制人陈少忠除了违规操作资金达到14.11亿元外,近年来利用中南文化获利不少。2017年9月至12月,陈少忠控制的中南重工002445股吧)集团频繁质押出中南文化股票;今年3月,中南重工通过减持中南文化股票,套现超过1.5亿元。

  控制人和大股东疯狂套现背后,就是公司业绩的不理想。2018年上半年,中南文化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9万,同比下滑65.52%,上半年的营收中,金属制品业务营收2.77亿,占比47.21%,而影视业务营收1.31亿,占比仅达到22.41%,转型失败已成定局。

  印纪传媒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70万,同比下滑91.89%,此外,印纪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2.72亿,同比下滑1609.85%。文投控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0万,同比下滑97.94%,除了上半年计入收入的影视作品较少之外,上半年亏损高达4972万的耀莱影城也成了拖累。

  而星美控股和当代东方的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虽然处于增长趋势,但经营状况同样不乐观。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当代东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965.22万、-4.89亿、-9411.84万、-4.65万,连续四年为负。而其核心子公司盟将威影业在完成业绩对赌之后,2017年净利润下滑50.9%。

  星美控股除了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之外,显然还拖欠了不少影院的经营费用,导致全国各地不少影院停业,在天眼查上,星美控股涉及的不少诉讼便是房屋租赁纠纷。9月5日,证监会发布了市场进入决定书,对星美控股控制人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进入措施。起因是宁波圣莱达002473股吧)电器董事长胡宜东、覃辉等人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和虚假财政补助,虚增公司收入和利润。

  这5家公司,如果要从宏观上来说,都属于跨界。中南文化前身为中南重工、文投控股前身为松辽汽车、当代东方前身为大同水泥,印纪传媒相对还与影视产业沾边,以广告业务起家,涉及少量影视投资。其中最有意思的则是星美控股,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星美控股实际控制人覃辉在1995年接盘了知名夜总会天上人间,直至2005年才退出,运营期达到了10年。

  以印纪传媒为例,2014年—2016年的业绩对赌期,印纪传媒向借壳上市的公司高金食品承诺的净利润分别为4.3亿、5.58亿、7.19亿,完成金额分别为4.36亿、5.74亿、7.31亿,可谓精准踩点完成。对赌期一结束,印纪传媒的业绩便开始变脸,相比于2014年—2016年58.02%、31.69%、27.27%的净利润增长率,印纪传媒2017年净利润增长仅5.16%,2018年上半年,太阳2登录净利润更是下滑近100%。

  徐家暄团队离开之后,当代东方曾经试图寻找下一个盟将威影视,于是便有了收购永乐影视的计划。而文投控股也是,耀莱文化净利润下滑之后,文投控股又将眼光瞄准了海润影视,但正是因为并购事宜迟迟不得推进,当代东方和文投控股便失去了主心骨,使得公司前路渺茫。

  这5家跨界的公司中,也不乏擅长炒作概念的。印纪传媒就称自己是A股唯一家“高概念娱乐”公司。成立以来,印纪传媒参投、出品了《钢铁侠3》《环球使者》《极盗者》等好莱坞大片,甚至在2017年10月公告称以不超过20亿港币的价格收购持股福布斯传媒10%股份的FBS Entertainment and Leisure Holding Limitied公司,但最终并购事项并未通过审核。

  再看星美控股,星美控股的总裁郑吉崇曾直言,星美控股在国内市场的目标是挑战万达院线,成为拥有电影院线数量最多的公司。为了对标万达,星美控股通过配售新股、出售股份等方式进行过10多次筹资,合计筹资金额达到80亿左右,用于业务扩展。但高速扩张的星美并未形成生态,2017年全年,星美净利润亏损达到2亿,如今星美债台高筑,就是疯狂的扩张留下的后患。

  对这些跨界进入影视行业的公司来说,虽目前处境危机重重,但正因擅长资本运作,再不济还能套现离场,受伤的大多是员工和股民罢了。星美控股现在的供应商和员工莫不有当时“乐视系”的感觉,而印纪传媒的员工同样损失惨重,2017年1月23日,该计划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的方式完成,成交均价为31.92元/股,成交金额为1.18亿元,以今日印纪传媒4.41元/股的价格计算,员工损失已近九成。

  这5家公司何以至此,我们可以做个假设。假设影视公司的IPO监管没有收严,星美或许已重回A股,公司账面上也不会仅剩7000万元;假如并购重组没有被严格审查,文投控股则会成功并购海润影视、当代东方也会成功并购永乐影视,得到继续为自己创造收益的子公司。但是这些假设是不存在的,因为影视行业的寒冬已经来了。

  这是范冰冰消失的第三个月,很多人称,范冰冰的消失,太阳2是因为崔永元的爆料所致,影视行业的寒冬,也是崔永元的爆料所致。但崔永元的爆料实则只是一个引爆点,并不是影视行业这场寒冬开始的起点。

  与此同时,影视行业的并购重组也开始受到严格监管。万达电影并购万达影视的重组计划从去年拖到了今年依然没有进展,重新提交了重组方案,还是受到了证监会的盘问。除了万达的并购还在坚挺之外,很多并购都以失败告终,今年,文投控股终止收购孙俪、刘诗诗持股的海润影视;长城影视002071股吧)因证监会介入,终止收购蒋雯丽家族的首映时代;华录百纳300291股吧)终止收购欢乐传媒;当代东方与永乐影视的故事,也依旧没有定音。

  在崔永元爆料中的“4天6000万”将明星天价片酬又一次推上台面之前,2017年9月,中宣部、文化部、旅游部、国家税务局、广电总局、国家电影局等就已经联合出台了“限薪令”,提出演员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成本的40%的规定。今年,三大视频网站联合六家影视公司,也出面抵制天价片酬。

  回顾便可知,从IPO、并购、片酬、税收,针对影视行业的宏观调控、监管、整改是方方面面的,影视行业的洗牌才刚刚开始。2014年、2015年,影视市场的高泡沫期,资本大量涌入,跨界进入文娱行业大玩资本游戏的公司不在少数,热钱多了,行业乱象自然也就多了。除了老生常谈的烂片圈钱、电视剧版权费飙涨之外,影视公司资本运作乱象层出。

  今年上影节论坛上,王长田就谈到,前几年不少项目开机就能赚钱,不仅是演员,每一个环节,包括制片主任、策划、跟组人员都在赚钱,即便整个项目是赔钱的。剧组尚且如此,更何况不少影视公司,IPO、并购重组提供的便利,使得不少擅长资本游戏的公司近几年在影视行业圈钱不少。

  与此同时,明星资本化,也使得行业风气更加不理想。除了不少影视公司高估值收购艺人公司,绑定明星来提高资本市场想象空间外,不少艺人也亲自参与资本运作。比如“女巴菲特赵薇以50倍杠杆收购万家文化;黄晓明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等,这些明星在资本市场的种种行为,显然已经越界。

  因为寒冬的到来,资本已经开始撤离了,今年上影节上,业内大佬们大谈资本撤离的苦水,比如融资难、上市公司没有钱、社会资本不愿意投钱等。但是这对当下的影视行业来说未必不是好事,热钱走了,前来圈钱的自然也该离场了。

  在各种浮华褪去,影视行业最终是要回归到内容的制作上,这才是考验真本事的时候,之前在影视行业投机倒把的公司,问题也会逐渐暴露,最终被市场淘汰。可以预见,未来频繁暴雷的公司,绝不会仅是这5家。

  “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有几千家的影视公司要倒闭,现在有两万家,数量多又没钱,又不赚钱。”这是王长田在上影节的预言。当下,影视行业的泡沫正在被打破,寒冬的到来,只是整个行业净化与进化的必须过程,熬过现在的阵痛期,行业才能走向良性发展,而最终能存活下来的,太阳2才是真正能做好内容的公司。

太阳2官网

地址:天津市经济开发区软件园220号309室

售前热线:4008-209952

邮箱:admin@hbpajsj.com